汝州生活网 首页 汝州城事 查看内容

历经千年的风穴寺,在元代还有这些故事!

2019-6-8 02:1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0| 评论: 0

摘要: 藏身在大山深处的千年古刹汝州风穴寺,展现在人们面前的,总是一个又一个的谜团。这些谜团,躲躲藏藏,遮遮掩掩,只有你真正深入进去了,才有可能从残碑断碣故纸堆中,寻找出一鳞半爪来。元元统元年(1333年),燕京 ...

藏身在大山深处的千年古刹汝州风穴寺,展现在人们面前的,总是一个又一个的谜团。

这些谜团,躲躲藏藏,遮遮掩掩,只有你真正深入进去了,才有可能从残碑断碣故纸堆中,寻找出一鳞半爪来。

元元统元年(1333年),燕京大庆寿寺住持鲁云兴公圆寂了,这位深受朝廷器重、被敕封为国师、赐有“领临济一宗”玉印的大禅师,以前曾在风穴寺做过住持。根据皇太后懿旨,分其舍利建塔,风穴寺作为他住持过的重要寺院之一,自然也要建塔纪念。至元二年(后至元,1336年),建塔之事启动后,于四月八日竣工。当时,风穴寺的住持是洞然福月,参与建塔的还有首座志祥,提点法泉、道祐,监寺道译、觉谈,以及鲁云兴公的门徒崇进、崇达、崇道10位“崇”字辈僧人。建塔工匠一个是石匠刘成甫,一个是塔匠广提点。

当时的风穴寺周围,除寺内有座唐代所建的“贞禅师塔”外,只有寺西高岗上矗立着一座至元十七年(1280)的松齐慧公塔。洞然福月选择在寺院东南约一里的沟西为鲁云兴公建塔,当时这里还是一片荒坡地。寺僧们可能没有想到,若干年后,这里竟然成了一大片塔林。

转眼到了至正二年(1342年)四月,风穴寺住持洞然福月圆寂了。寺僧们为他建造了一座塔,这座塔在鲁云兴公塔的西北,这时的风穴寺有两个庵主,一个是志祥,一个是觉胜,首座是子超,提点是文显和行钦,监寺是道祐,维那是德颜,塔匠是广提点,石匠刘成甫。

洞然福月塔铭上的参与者名字与鲁云兴公塔铭上的参与者名字相比,塔匠还是那个塔匠,石匠还是那个石匠。志祥此时升为庵主,道祐此时变为监寺。子超、文显、行钦、德颜等人都参与其中。

送走了洞然福月,风穴寺迎来了福瑞作住持。福瑞到任后,就与寺僧们一起修建了沼公塔,进一步确立风穴寺临济宗祖庭的地位。沼公塔建成于至正二年孟夏,也就是说与洞然福月塔是同一个月修建的。但塔铭中,已经不见了志祥与觉胜两个庵主的名字,提点文显、行钦,监寺道祐、首座子超、维那德颜都仍出现在塔铭中,塔铭的书写人、塔匠、石匠等,与洞然福月塔的完全相同。

风穴寺下塔林中,还有一座元代的塔,塔内安葬着两位僧人,这就是“应严瑞公大禅师、密严显公大禅师塔”,由于塔铭中的时间缺一字,也一直弄不清建塔年代,更不知这两位僧人是谁。经过对比发现,其实沼公塔铭中,已经有谜底了。


修建沼公塔的,是住持福瑞,当时的提点是文显和行钦。根据惯例,一般元代僧人塔铭中,先是号,这个号或是朝廷封的,或者自己取的,在号的后面,则取其名字中的一个字,然后称之为“某公”。因此,应严瑞公,当然应严就是他的号,而他的名字中,必会有一个“瑞”字。同理,密严显公也一样,密严是号,名字中应该有“显”字,而符合这两个条件的,在前两塔铭中,只有住持福瑞和提点文显,同时,这座塔的建造时间也是至正年间,因此基本可以确定,这就是住持福瑞与提点文显二僧的塔。

再说建塔时间,此塔的建塔时间为“大元至正□午孟冬”,就是至正年间的某个“□午”年,至正年间共有三个□午年,分别是至正二年壬午年(1342年),至正十四年甲午年(1354年),至正二十六年丙午年(1366年)。至正二年有沼公塔和洞然福月塔,上面的寺院各僧职与此塔各僧职人名并不一样,但又有一定联系,比如同样有“子”“海”字辈僧人,因此此塔如果不是建于至正二年,也应该是与这个壬午相近的至正十四年甲午年(1354年)或至正二十六年丙午年(1366年)。

建造“应严瑞公大禅师、密严显公大禅师塔”的,是时任住持月峰妙海,还有提点宗定、提举道利、侍者德记等。那么这位月峰妙海和尚,在塔林里有塔吗?在《风穴寺塔林》(张勇、赵刚主编,河南文艺出版社,2018年)一书中,我们看到了“月峰海公大禅师灵塔”的塔铭,不过该书里把此塔列为明代的塔,说建于明崇祯八年(1635年),不知有何依据。此塔塔铭中,有提举道利,提点宗利,维那德记。两个塔铭中,有三人名字相同,只是德记由“侍者”变成了“维那”。这就说明,这位月峰海公,正是为应严瑞公密严显公建塔的住持月峰妙海。只是月峰海公塔的时间落款为“重光大渊献”,“重光大渊献”是天干地支的另一种叫法,实际上对应的是“辛亥”年。查至元代的辛亥年,只有1311年,而月峰妙海作为比福瑞更晚的住持,不可能逝于他的前面,而下一个辛亥年,已经是明朝建立后的1371年了。因此,月峰海公塔应该是风穴寺塔林中明代最早的一座塔。

让我们再来梳理一下元代风穴寺的大概情况吧:

1280年,风穴寺高僧松齐慧公圆寂了,他的门徒妙珂为他在风穴寺西的高岗上修建了一座塔安葬了他。之后大约40多年,风穴寺并没有留下任何记录,直到14世纪20年代以后,风穴寺迎来了鲁云兴公,他在风穴寺做住持数年间,影响远及汝河汉水间。鲁云兴公圆寂后,于1336年在风穴寺分舍利建塔纪念,为其建塔的,是当时的风穴寺住持洞然福月等人。

1342年,洞然福月撒手西归,风穴寺迎来了福瑞做住持。福瑞与寺僧们一起修建了沼公塔,进一步确立了风穴寺临济宗祖庭的地位。

福瑞住持风穴寺期间,可能是元代风穴寺达到高峰的时期,这时候寺僧云集,各类僧职齐全。风穴寺现存一座元代的罗汉殿,有可能也是这个时期所建。这期间,风穴寺还为圆寂的聪公首座和进公提点分别建塔安葬,只是由于他们的塔铭太过简略,我们已经不知道他们的师承关系及生平简历了。福瑞大概于1354年与提点文显同时圆寂,继任住持月峰妙海修建了一座塔,将二人同时安葬在一座塔内,这就是一直困扰人们的“应严瑞公大禅师、密严显公大禅师塔”。

月峰海公大概于1371年辞世,德记等人又建塔将他安葬到风穴寺下塔林中。明朝建立之后,风穴寺又进入新的发展时期。

文/王学宾 图/张军平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联系我们

24小时服务电话

136 4236 3915

客服QQ:258414014

服务时间:周一到周六8:00-22:00

关注我们
  • 关注官方微信

  • 手机APP

简易版手机在线小黑屋帮助中心主题地图汝州生活网 ( 粤ICP备17023239号 )|意见建议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rv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