汝州生活网 首页 汝州城事 查看内容

回忆那石碾、那石磨,那些“鞭子一甩,一天八块”的难忘岁月……

2019-4-23 00:5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2| 评论: 0

摘要: 推磨是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的事了,由于生产工具相对落后,没有现在的机械加工设备,人们食用的粮食,全是用最原始的石磨和石碾挤压粉碎。比如:小麦、玉米、谷子,也包括红薯干等等。凡是吃的,几乎都要经过石磨加工 ...

推磨是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的事了,由于生产工具相对落后,没有现在的机械加工设备,人们食用的粮食,全是用最原始的石磨和石碾挤压粉碎。比如:小麦、玉米、谷子,也包括红薯干等等。凡是吃的,几乎都要经过石磨加工。

图源网络

那时,每个村子里都会有几户村民家里安装有石磨和石碾,以方便人们加工粮食。石磨和石碾都是用土坯或石头堆砌起来一个半腰高的平台,上边放上较大的平板石块,兑成一个直径大约两米的圆形平面,平台正中放上两个石匠锻造的圆形石盘(叫磨盘),磨盘直径大概在1米左右,下边一个磨盘是固定死的,上面的磨盘可以转动,两个石盘中间都有一个手腕粗细的圆孔,里边插上木棍,固定两个磨盘,上边的磨盘上还凿有一个鸡蛋大的洞,粮食能从洞里进到两个磨盘之间。磨盘上对称固定两根木杆,两个人把木杆放在腰部,用腰部的力量推动磨盘转动,从而使两个磨盘之间的粮食在转动中粉碎。

石碾是在平台正中间圆心位置固定一个直立的木杆,平台上放上一个石磙,将石磙固定在木框里,使石磙以木杆为圆心转动,把粮食放在平台上,木框上绑上一根木杆,用力推动木杆,使石磙在平台上转动。石碾一般加工的都是带壳的粮食,如谷子、高粱等,有时候粉碎红薯干也用石碾。

那时,拉磨和拉碾一般都是人力,谁家如果需要磨粮食,一般都要全家出动,最少也要三个人,两个人负责推磨,一个人负责将粉碎出来的粮食过筛,叫萝面,因萝面的活较轻,一般都由家庭妇女完成。萝面的工具是用木板制作一个办公桌一样大小的箱子,半腰处装上两根木棍做滑道,把磨盘上磨碎的粮食接下来放到圆形网底的容器(土语叫萝)里来回拉动,把面粉分离出来,大一点的食材再放回磨盘上,再次进行粉碎,反复多次,直到把粮食全部粉碎为止。

图源网络

推磨是指人力,拉磨是指用牲口,因为人力是将磨杆放在人前面的腰部推动,所以叫推磨;拉磨是将牲口套在磨杆的前面,由牲口拉动磨盘,叫拉磨。拉磨的牲口一般都是毛驴,因为毛驴身体较小,也灵活,比较方便。用毛驴拉磨时,要用旧衣服把毛驴的眼睛蒙住,还要在毛驴的嘴上戴个竹条编制的笼头,以防毛驴吃到磨盘上的粮食,叫“唠嘴”。

由于经济条件落后,毛驴可是家中的大“物件”,也是家中的主要财产。家中买回毛驴,主人对其关怀备至,会在毛驴的脖子上戴上一个铜制的铃铛,只要毛驴走动,就会发出“叮铃、叮铃、叮铃”的声音,很是动听。闲暇之余,主人就把毛驴牵出来“溜溜”,用扫把把毛驴身上的毛挨着扫一遍。每逢主人用扫把对其皮毛清扫时,毛驴就特别听话,站着一动不动,还不时摇头晃尾,闭上大嘴,发出几段“吐噜、吐噜”的声音,表示对主人的诚谢。

毛驴不是家家都有,一个村子会有三五户人家养有毛驴。

那时,谁家有头毛驴,可真叫人羡慕,比现在买一辆“宝马”轿车还让人眼馋。有毛驴的人家会自动组织一个运输队伍,外出搞物品运输,就像现在拉货的车队一样,赶毛驴的人虽然早出晚归,经常“人困马乏”,但也煞是“风光”。因为其他人都一天到晚在地里挣工分,相比之下,赶毛驴车的收入也是很“丰厚”的。民间流传一句口头禅:“鞭子一甩,一天八块(钱);鞭子一响,胜似县长”。哈哈,在工资水平每月20多元的时代,可见毛驴运输的收入是十分可观的。

赶毛驴车离不开鞭子。主人一般都是用几根细细的竹子编扭成长长的杆子,弹性很大,约两米长,末梢系上结实的绳子,赶路时,赶车的会一只手掌控车把,一只手抡起长长的鞭子,潇洒地在空中挥一圈,猛地一个折回,鞭子就会“啪”地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像点燃的鞭炮一样,听着真过瘾。毛驴听到响声,害怕挨打,就会快步如飞地拉着车子赶路。

图源网络

孩提时代,看到赶毛驴的鞭子,就会上前学着大人的动作,抡起鞭子,在空中舞上一圈,再猛地折回,虽然没有大人们的响声大,但也美滋滋地。现在,城区有不少人闲暇之余在公园、路边等空地上甩鞭子,就是那时候赶毛驴甩鞭子的动作,不想,却演变成了现代人们休闲健身的项目。

在那个时代,赶毛驴车的一般都是结伴而行,如果联系到路途较远的运输生意,就要起五更出发。一般都是约定半夜鸡叫三遍起身。家庭妇女就会提前做好饭,喂饱毛驴,赶车的起床简单洗漱后,吃过饭,带上几个红薯面蒸馍,把毛驴套在架子车的两个车把内,向目的地进发。赶毛驴的会在车厢内铺上被褥,躺在里边,边睡觉边赶路。

家乡的毛驴车队有一个笑话:一次,村里一个赶毛驴的刚走出村庄,就躺在车里睡着了,同事闹恶作剧,就牵着他的毛驴调了个头,毛驴顺着原路往家里走。俗话说:“老马识途”,毛驴也认识路,走到自己家门口,就停住了。他的老婆听到毛驴脖子上熟悉的铃声,就提着马灯从家中出来,站到门口,以为丈夫忘记带东西回来取。睡梦中的赶车人感觉车停下来,就从车上直起上身,黑暗中看到路边站着一个妇女,便礼貌地问道:“大嫂,这是啥村?”对方一搭话,才知道毛驴又回到家门口了。

扯远了,回头还说推磨吧。

如果家里推磨人手不够,想用毛驴拉磨,就要提前找到有毛驴的人家预约,人家会提前把毛驴喂饱,等着你去牵走。用人家毛驴拉磨是有报酬的。比如磨麦子,就把最后的麸皮装好,送还毛驴时,把麸皮给人家,作为毛驴的饲料。

毛驴也不是随便乱借的,有些遇到两家关系不好的,人家的毛驴还不让你用呢。

图源网络

那时,谁家准备用石磨,还要提前一天到有石磨的家中预约,如果有人提前定好了,要往后排号,村里的石磨几乎天天都有人用。

记得我十来岁时,就会和大人一起推磨,有时也借别人家的毛驴。毛驴拉了半天磨,卸磨时,要找一个宽敞的地方,牵着毛驴转几圈,让毛驴打几个滚,皮毛上全粘了土,毛驴站起来后,还要浑身上下抖擞几下,自己把土擞掉,接着,毛驴就会就地扎好架势,面向远方,伸长脖子,张开大嘴,“哇哈、哇哈、哇哈……”长长地大叫一通。这是毛驴的习性,相信大部分人都听过毛驴的叫声,那声音洪亮动人,震耳欲聋,气贯长虹,悦耳动听。

由于我年龄小,一次送毛驴时,毛驴使劲跑,我身小力薄,拉不住,毛驴把我摔倒在地,浑身是伤。毛驴挣脱缰绳,顺着大街毫无目的地一路飞奔,害得大哥在村里找了好几圈,才把毛驴捉住。

岁月峥嵘,几十年过去了,随着社会的发展,粮食的粉碎加工已由全自动的现代化机械设备完成。农村老家那些青瓦土木结构的磨坊已换成了钢筋混凝土的新房,磨盘和石碾也有人作为古董开始收藏。毛驴也几乎没有人喂养了,昔日这些农事和趣闻也早已被尘封,但每每回忆起那个时代的往事仍历历在目。

推磨,是那个时代特有的产物,也成了人们的历史记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联系我们

24小时服务电话

136 4236 3915

客服QQ:258414014

服务时间:周一到周六8:00-22:00

关注我们
  • 关注官方微信

  • 手机APP

简易版手机在线小黑屋帮助中心主题地图汝州生活网 ( 粤ICP备17023239号 )|意见建议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rv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