汝州生活网 首页 汝州城事 查看内容

香积寺和风穴寺是一回事吗?汝州作家实地考证......

2019-3-12 21:5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0| 评论: 0

摘要: 对风穴洞的探寻,算来已有数次,距离第一次探幽,也有二十年的时光了。二十载的日子里,曾经在梦中多次神游那个未曾解开最后面纱的洞穴。而其中的疑团,始终在心头挥之不去。那是二十年前的一个夏日,我刚刚在《汝州 ...


对风穴洞的探寻,算来已有数次,距离第一次探幽,也有二十年的时光了。


二十载的日子里,曾经在梦中多次神游那个未曾解开最后面纱的洞穴。而其中的疑团,始终在心头挥之不去。


那是二十年前的一个夏日,我刚刚在《汝州晚报》做记者不到一年。当时世人皆传“风穴寺东风穴山间有一大壑,壑中有一大洞,名曰风穴洞。每有阴雨将至,则洞之上方云雾缭绕,十分奇妙”。为了验证民间传说,我和另外两名同事携带手电筒、相机等工具,决定去风穴洞一探究竟。


去之前做了充足准备,甚至考虑到洞内可能有蟒蛇或者野兽藏匿,还专门携带了水果刀等防身武器,并与医院、公安部门事先取得联系,防止意外事件发生。


当时风穴寺尚不通公交车,我们一行三人骑着摩托车来到风穴寺山门前,在向导的指引下,沿着柏木葱葱的风穴山向山顶攀援而上。


过山顶,向导指向东侧山脉半山腰的一个洞穴告诉我们,那就是传说中的大风穴洞,也叫狼洞。看到我们的迟疑,向导快人快语告诉我们,此洞过去因为地处偏僻,周围全是森林,而且由于里面有两间屋子大小,确实有群狼居住,不过现在早已没了狼迹,大可放心。尽管向导如此告知,我们还是担心里面有狼虫出没,互相壮着胆向洞穴进发。


自风穴山山顶迤逦东南顺坡而下,因人迹罕至,正旺的蒿草、荆棘没腰深,放羊人踩踏的一条小径也是时有时无,不时有卧藏的山鸡惊飞,扑棱棱的声音令人也猛然一惊。毒辣辣的太阳不一会儿就烤得浑身汗淋淋的。


印象中,洞前有一块半圆形平地,当地人告诉我,原先此平地也属于洞内一部分,由于谷底的采石场开挖山石,导致洞体外侧塌陷。


我们换上带来的旧衣服进入洞内,用手电筒照耀黑魆魆的四周。洞口处还较宽敞,弯腰即可进入,洞底是一块倾斜达六十度左右的岩石,凸凹不平,洞顶属石灰岩结构,可以明显看到渗水形成的一个个狼牙状的小型钟乳石。人需要贴着洞底向上爬行,越往上爬行,洞顶距离洞底愈窄,脊背不时触碰到洞顶。


这样爬行约十米远即到洞底,借着手电筒的亮光,我们发现,在洞底有一个向下延伸的竖洞,直径大概有二三十厘米,用手电往洞里照去,光线渐渐被黑洞吞噬,不知有多深。因洞口太小,人根本无法进入。同伴找来一块山石投进去,咣当咣当的声音渐渐消失,似乎很深的样子。想到史志中记载这个洞通往数十里外的钧(禹州)密(新密),只得稍做休息,退着爬出洞外。


洞外骄阳似火。洞内却甚是凉爽,似乎冰火两重天。


彼时因为青葱,对汝州历史知之甚少,并未考察到任何有价值的资料。


时隔二十年后,许是机缘巧合,在鸿志兄的邀请下,汝州作协组织九位文友再次考察风穴洞与风穴寺的因果关系。


鸿志兄是一位治学严谨、热衷于汝州文化历史遗迹考察的贤长。初春的汝北大地,白杨吐穗,垂柳新绿,蒿草染青,百转千回的山间公路旁,油菜疯长,蠓虫初舞,空气中氤氲着萌发的气息。和煦的风儿,宛如一曲宛转悠扬的古琴轻轻弹奏,熨帖得心里柔美如花。更有鸿志兄妙语如珠的讲解在耳旁环绕,如闻韶乐。


鸿志兄历时二十年的研究,遍寻明清《汝州志》、汝州名人任枫和屈启贤撰写的《风穴志略》《风穴续志》、沈括的《梦溪笔谈》、史书《世本》、《太平御览》《楚帛书》等古文献中关于风穴洞、风穴寺的记述,并且数十次深入现场考察,采访山间老农,其治学精神诚为可嘉矣。


其关于风穴寺与风穴洞的论断,剥丝抽茧,去伪存真,窃以为,实有重大参考价值。鸿志兄认为历代史书记载中关于风穴洞能起狂风、预测天气、直通钧密的说法,完全是历代人云亦云、以讹传讹、子虚乌有的道听途说罢了。风穴寺(白云禅寺)也并非因风穴山上所谓神奇的风穴洞而得名,而是因为风穴寺内有风姓氏的女娲曾在此穴居,后人在此建有女娲宫而来。同时据他考证,因为女娲在此山居住时“观测风雨”以定四时,并抟土造人(有湖南长沙出土《楚帛书》为证),后人将她居住过的“石穴”修建成宫观,用以祭祀女娲,祈子求福。


因他的不懈实地考证,似乎揭开了史书中关于贞禅师与开元寺、风穴寺的种种谬传。唐玄宗开元元年,佛教天台宗高僧张贞到风穴山游历,被风穴山的绝妙风水所吸引,决定在山中建寺落脚,谁料走到跟前才发现此处已有道教宫殿风奶奶女娲宫,只得在距离女娲宫东三里的东峰之下创建了三间佛殿。此佛殿东邻深壑,无法扩大庙宇规模和自己晚上歇息,张贞便在殿后土崖上掘洞,作为自己和徒弟们的住处。有学问的张贞把新建寺院取名“开元寺”。开元十三年九月十八日,八十四岁的贞禅师圆寂,弟子遵循遗嘱将其火化后“得舍利子数千粒”收藏。


开元二十六年(738年),唐玄宗颁诏“敕诸州郡各建一大寺,曰开元寺”。此时汝州官府上报,汝州早有一座开元寺。唐玄宗甚感惊奇,问明情况后认为贞禅师有先见之明,遂赐封他为天台宗“七祖禅师”。后贞禅师的弟子在女娲宫遗址上修建七祖塔,之后历经坎坷,于大中十三年(859年)4月在七祖塔左后方建成佛殿,将七组塔内贞禅师的舍利子取出一部分放入新修佛殿的佛像之中。新寺建成后取名“白云禅寺”,也就是如今的风穴寺。


而如今夷园的位置,早在北魏初期就建有香积寺,亦称千峰寺,与北面一箭之隔的白云禅寺毫无牵连。香积寺的兴衰与兵火战乱有关,更与释道两宗的此消彼长有着深深的渊源。



春行青龙风穴山麓,有鸿志兄一路的娓娓道来,更感山路之短,不知不觉已达风穴山东麓盆状山口。


观此山口,如布囊,如罗圈,如葫芦,只留一米宽的碎石山道通往外部,环山虽不高,却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精要。


早已废弃的采石场一片寂静,忽然被一群扛着猎猎红旗、欢声笑语的突然到访者所打破。惊飞而起的山鸡,令我不由得想起李清照的《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的妙趣来。



一行人俯身蜿蜒爬行山口东侧山脉,终于来到世人所传之大风穴洞。二十年的风雨剥蚀与采石所毁,洞外的那个天然石棚早已荡然无存。人是物非,似曾熟悉的场景令我不禁慨然。


不仅于我,就连多次考察过此洞的鸿志兄亦对眼前变化的一幕有点认不出来。


借助手机微弱的灯光,我和文友桂霞兄弯腰进入洞内,倾斜而上的洞底部岩石不知什么时候被人为凿了几个脚窝,更加方便攀爬。十来米深的洞,我们很快爬到洞的最深处,依旧是那个深不可测的竖洞,与二十年前似乎没有多大变化。没有了上次探险时的恐惧感,我用手机灯光照耀洞顶,那些小钟乳石依旧密密麻麻分布其上。


竖洞里黑咕隆咚,我仔细探究,觉得竖洞里并没有空气流动的迹象,看来史书中此洞与外部相通、直通钧密的说法真的是以讹传讹,由此推断鸿志兄的数次考察真实可信。



爬出洞外,我和文友们商量着在洞口内燃放杂草,借以进一步验证风穴洞是否另有出口的史传。此洞周围的风穴山如今已辟为龙山森林公园,郁郁葱葱的松柏遍植其上。为了防止火灾发生,我们从周围捡来枯枝败叶,小心翼翼点燃,有意压住火焰,以便产生更多的烟雾,观察烟雾的走向。


观那烟雾逐渐在洞内**,渐渐变浓,尽管外面有风吹进洞来,烟雾却依旧沿着洞口的顶部崖壁向外飘散,由此看来,大风穴洞真的没有另一个出口。


想到一年多前,某中央级媒体来汝采访,为了验证风穴洞另有出口的说法,竟然在距离此洞三里远的东山一个小洞内提前布置好枯草和烟火,然后在此洞点火,用手机通知那边同样点起草火,以此验证史书上风穴洞的神奇之处,实属荒谬可笑之举。


下得山来,一行人继续顺着山间公路东游。穿过白马村村部,绕过一个山头,但见彩旗飘飘,土崖上窑洞星罗棋布,鸿志兄用手一指,豪情溢于脸颊,开元寺旧址到了。


佛爷洞


高高的土崖下,一间建筑还算精致的窑洞内,供奉着一尊释迦牟尼的塑像。此洞名为“佛爷洞”,洞前的石碑撰文称此洞初建于东汉初平元年,重修于2017年农历腊月初八。关于佛爷洞的来历,此种说法,余以为不足为信。


在佛爷洞右侧的土崖上,有经过人为开掘的窑洞的洞壁遗迹以及粉刷的白灰一块,清晰可辨。据鸿志兄考证,此处为贞禅师所建开元寺“三间精舍”遗迹。


洞壁遗迹及白灰


在开元寺东南侧的沟内,当地老人证实,数十年前确有小风穴洞存在,洞深数尺,系崖壁渗水不断冲刷而致,后来洞逐渐坍塌,如今已难寻遗迹。幸有洞前二十多米外一孤峰留存。


从远处观此峰,高不过六米,然处在低洼的河道内,竟有危峰独立之妙。一行人穿过一片果园,避开丛生的圪针林,登上此峰,竟然发现此峰的最高处,一块岩石中央天然形成一个蒜臼模样的凹槽,圆润如满月,仿佛人工雕琢一样精致。此即史书上记载小风穴洞前“古砚台”。据说砚台南侧岩石上曾有天书一字,不知何时已被人盗挖。


站在古砚台旁,环顾四周,河道内白杨入云,枝条柔嫩,东侧河岸上翠竹丛生,微风袭来,似乎有无数天仙在竹林内窃窃私语,尚未披绿的东山则更显得连绵不绝。西北侧,佛爷洞若隐若现,宛若参禅打坐的贞禅师一样令人不可揣度。


公路上不时有车辆和行人通过,一时喧哗,一时宁静,世间冷暖沧桑,似乎在这平凡的来来往往中得以完美阐释。


遥想上古时期的“大地之母”女娲,遥想为了祈子求福在风穴山间建造女娲宫的汝州先民,遥想殚精竭虑在东山建造开元寺的贞禅师,遥想费尽心思建造七祖塔和白云禅寺的僧众,遥想数次重修却至今难觅踪迹的香积寺,忽然觉得,许多的历史仿佛都在一遍遍被重演,又仿佛一次次被湮没,正应了那句“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许多的往事,因为岁月的剥蚀,因为人事的搬弄,早已无法还原彼时的真实。哪怕我们后来者费尽心思,也只寻得片砖断瓦。所谓揭开历史谜团,也只是我们心中美好的愿望罢了。


忽然清风袭来,混合着翠竹的清香和杨柳的苦香,令人心头猛然一振。由此悟到,在这美好的春风里,与文友同游切磋,无论是否揭开历史谜团,亦为最大的收获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联系我们

免费联系电话

400-123-45678

客服QQ:1235689987

服务时间:周一到周日8:00-23:30

关注我们
  • 关注官方微信

  • 手机APP

简易版手机在线小黑屋帮助中心主题地图汝州生活网 ( 粤ICP备17023239号 )|意见建议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rv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