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汝州生活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统计信息
  • members_title:members
  • 发帖总数:192
  • 今日发帖:0
  • 昨日发帖:0
  • 在线会员:1
  • 发布动态:0

[恐怖故事] 推荐鱼不乐[爱上鬼新娘]

[复制链接]
zyl6898446 发表于 2016-12-14 20:04: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微信登录

x
之前转载因某种原因暂不能续上推荐大家一个个人比较喜欢的
(www.eruzhou.com)

精彩评论7

 楼主| zyl6898446 发表于 2016-12-14 20:04:16 | 显示全部楼层
跳跃中的江文函施出捉鬼绝技“一剪娥眉”,食指和中指叉分开,朝那只鬼的额头袭去,刹那间灵光乍现,两根指头隐约变成了明晃晃的大剪刀,“喀嚓”一声,黑烟直冒,那只鬼没来得及叫,便化为一潭血水。

  江文函稍稍镇定下来,望着那只鬼掉在地上的东西,是西瓜?并非人头,原来虚惊一场。可是刚才怎么看成是人头了?那情景如真似幻,历历在目。

  征了几秒钟,他四处观察这间厨房,见锅碗瓢勺都布满了厚厚的灰尘,他逐个轻拿起架子上的油盐酱醋瓶子,打开盖子,变质的味道刺激着鼻孔,不禁打几个喷嚏。心中疑窦,起伏不定,如惊涛骇浪,很明显,这间厨房的东西好久没有用过了,那么晚上我们吃的饭菜又是什么东西呢?还有丽娜,夏逍遥,和那只鬼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和欣儿是不是中了圈套,一切的一切都是一个谜,像千丝万缕的细线缠的死结,无法解开。

  思索间,一股阴柔的冷风袭来,寒得犹如置身于冰窖之中,刺入骨髓,凭感觉,身后有一个不干净的东西正一步步向自己靠近,作好“战斗”准备,江文函霍然掉转身,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再也熟悉不的脸,欣儿?

  只见欣儿穿着布满鲜血的睡衣,头发凌乱不堪,手持着粘着半根大拇指的西瓜刀,神情木然地靠过来。嘴里含糊其词:“杀了夏逍遥,杀了夏逍遥。”声音中没有起伏,不带丝毫感情色彩。

  “欣儿”?江文函后退一步,悲愤地喝道,“何方鬼怪?冤有头,债有住,即使寻仇也不要

  错杀无辜啊,更不应该拿我的欣儿做替罪羊啊。

  “哈哈,哈哈”,阴森恐怖的颤音陡然荡起,不禁让人头皮发麻,鸡皮疙瘩起遍全身。欣儿定格在那里,朝江文函授投来阴笑,咧开的嘴唇中吐出两颗乌青色尖尖的牙齿,牙龈上粘满了指甲盖。她扬起西瓜刀,朝江文函砍来。

  江文函稳丝不动,待欣儿靠近时,他用热切而幽深的目光凝睇着欣儿,洞穿到她的灵魂深处,心里默念着咒语,欣儿的刀速由快转慢,轻放到江文函额头上,然后当啷一声,西瓜刀落地,欣儿应声而倒,江文函顺势抱起她纤弱无骨的身段,怜惜地吸允着怀里伊人的额头,心悸意动。

  少时,欣儿睁开圆月般的美眸,盼顾之间流露出迷离茫然的神情,对上江文函担忧的眼神,抿了一下樱唇,徐徐问道,“文函,我怎么了?”声音里带着的疑惑的感情。

  江文函爱不释手地抱着欣儿,斯文俊美的脸上含着安慰的笑意,满腹柔肠百结,小心翼翼道,“没事情,出了点小问题,我已经解决了。他不想再让怀中小鸟依人的欣儿受到丝毫惊吓了,便轻描淡写地把问题说到最低程度。

  欣儿睇着江文函的表情,轻轻蹙起娥眉,若有所思,沉吟了一下,娇容上忽儿掠过一丝不安,隐约想到了什么事情,心头猛地收缩了一下。屏息凝神,禁若寒颤,紧紧地搂住江文函,栗栗危惧,“我……见鬼了。女的,女鬼,我怕。”

  江文函明显感到欣儿弱风扶柳般的身段在大幅度地颤抖,心中懊恼不已,这该死的灵异鬼怪,别怪我不心慈手软了。紧咬牙关,似乎下了一个决定,看到欣儿六神无主的娇容,面部线条缓缓柔和下来,一副‘天塌下来我顶着的’男子汉气概,紧紧地抱紧欣儿,给她吃一个“定心丸”,“不怕不怕,鬼已经被我消灭了。

  ‘杀人了,杀人了’丽娜尖叫的声音传来,随之哭泣起来,“老公,老公,你死的好惨啊”

  欣儿突然全身一个激灵,恍然大悟,禁闭美眸,精致的五官扭曲起来,慌乱无措地挣脱江文函的怀抱,脑海中依稀闪现出夏逍遥被乱刀砍死的惨状,失去理智地疯摇江文函的手臂,“是我,是我,我杀人了,我杀人了,可是当时我控制不住自己啊。悲痛欲绝的声音巍巍颤抖。

  欣儿,别怕,江文函把她紧紧搂在怀里,切齿的恨意溢于言表,自语,“厉鬼在借刀杀人啊。走,欣儿,我们去看看。”

  欣儿挣脱江文函的怀抱,抿着樱唇,忐忑不安地拒绝着,“不,我不去,我不去。”
(www.eruzhou.com)
 楼主| zyl6898446 发表于 2016-12-14 20:04:16 | 显示全部楼层
“欣儿,过来,救救我,救救我啊”哀求的声音撕心裂肺。

  欣儿一步一步地后退着,忽然一惊,扭头拔腿就逃。

  突然感到背后有一股寒意,像她袭来,就像掉入冰窖一样,刻骨铭心的阴冷,欣儿不禁打个寒蝉,居然跑不动了,全身无力,几乎软瘫,这时,背后传来杀猪般的嚎角,“欣儿,带我走,求求你,救救我!”

  纳闷地一转身,发现丽娜正被自己的男友夏逍遥逮住,大量头发已经被夏逍遥手中的水果刀给削断了,只见夏逍遥露出变态的笑容,明晃晃的水果刀不紧不慢地将丽娜的头切成了两半。

  大量的鲜血流淌一地,而夏逍遥口中居然叫着,“吃西瓜,吃西瓜”

  又是一刀,头已经切成了四半,其中一半的上的一只眼睛向欣儿投来愤怒的目光,深恶痛绝的声音在回荡,欣儿,你见死不救,我绝不会放过你,绝不!

  欣儿发疯似地尖叫,终于晕倒在地上。

  风声呜呜,夏逍遥将丽娜的头吃完后,把剩下没有头的上半身重新泡到棺材里的血液里面,然后抗起晕倒的欣儿打开了豪华的古墓的大门。

  夏逍遥把欣儿抗进了古墓。从外面看似圆小的古墓,其实里面很宽敞,弯弯角角很多,每一条通道都是相同的,每一道墙都是秦砖汉瓦建筑而成,像座迷宫。墙上贴满了不同男子的画像,其中有一张就是丽娜男友夏逍遥的。再经过三条特殊的通道就可以看到鬼新娘了。这三条通道不同于其他通道,第一条通道,它的两面墙壁上长满了五花八门的眼睛,眼神各异,或忧,或喜,或怒,或哀。每一道目光都具有震撼人心的穿透力。第二条通道,他的两面墙上长满了嘴巴,每张嘴都张开着,露出乌青的尖尖的牙齿,随时都有吞人的危险,第三条通道是一面镜子,镜子里面血水荡漾,漂着数千只千纸鹤,虽然是纸叠的,却各个栩栩如生,仿佛赋有灵性一般。纸鹤上写着:夏逍遥34,夏逍遥26,夏逍遥15等等。
(www.eruzhou.com)
 楼主| zyl6898446 发表于 2016-12-14 20:04:16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可能啊,不会的。白师兄不要神经过敏啊。

  是啊,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怎么会杀人啊。不要冤枉了好人。

  于是白清水向大家绘声绘色地讲述了他想起的疑点。

  “那天晚上,我在床上展转反侧,失眠了。我有个毛病,凡是到新的睡觉的地方,就会失眠。听说洗个澡再睡觉容易入睡,于是就起床去了淋浴室内。去之前,我还专门看看在同一张床上酣睡的两个大学生,感觉没什么不安全的,便走出了440房间,还细心的锁上了门。

  “在路过443房间门口时,我听到了里面何夏和欣儿聊天的声音,处于好奇,我想偷听一下女人聊天到底聊是什么话题。白清水脸上出现了一死不好意思。突然咽了一口唾液,脸色大变,说:我听了这么一段对话:

  不会吧,你真的不认识我?忘的真快啊,你,切,昨天我还去坟场接你呢,我们还有秘密呢,你忘了?何夏有点生气的声音。

  “对不起,我现在很乱,我什么都不记得了,这是什么地方,你怎么和我在一起?你是谁,文函呢,文函在哪里?”欣儿的声音有些激动。

  于是我偷笑,摇头朝淋浴室走去。嘴里哼歌,“我又从西厢过,十二年前的才高八斗……”无意中,我看到一个“女式白色睡衣”在拐弯处一闪而过,我的歌声嘎然而止。白清水睁大眼睛,现在还心有余悸。

  我额头已经冒出一片冷汗,在这住的只有两个女的啊,他们不是在房间里聊天吗,那么,怎么有出现了第三个女人?好奇心驱走了我深深的恐惧,便情不自禁地疾步走去,发现拐角处的走廊里空物一人,只有橘黄色的灯光散发着清冷的光辉。

  敢情是眼花了,熬夜太多啊。自嘲着,我洗澡去了。

  白清水讲完,看了何夏一眼,问,“何夏,你们那天在聊什么?你难道没发现欣儿的可疑之处?

  何夏神色恍惚,结结巴巴,“没……没才有啊,很……很正常。”她,我,睡觉,聊……聊天。看到众人询问的眼睛,何夏语无伦次。
(www.eruzhou.com)
 楼主| zyl6898446 发表于 2016-12-14 20:04:16 | 显示全部楼层
江文函敲开了何夏和欣儿住的房间,一踏进去,江文函感觉丝丝阴冷直入骨髓,另人无法想象的冷。却又说不出个之所以然来。欣儿见到江文函进来,腾地从床上坐起,毫无顾及地撒娇,“文函,我要吃肯德鸡,你好长时间都没来看我了,整天就知道瞎忙,哼,罚你请我吃肯德鸡。

  一旁的何夏诧异地望着欣儿,百思不解,她怎么两种性格?说变就变?刚才江文函没来时,她直直地躺在床上,面无表情,仿佛死人一般,怎么叫都不回应,置若罔闻。可现在和刚才的情景截然相反。何夏感觉和她睡在一起的是两个欣儿,更何况对她的感觉都不一样,刚才的欣儿极俱权威,自己对她的话不敢违抗,现在的欣儿,小鸟伊人,女人味十足。

  何夏拿陌生而迷离的眸子看着欣儿在江文函怀里撒娇,忽尔恐惧感涌上心头,好象刚才那个欣儿不是人!

  思索着,冷冷的寒意就笼罩上胸口,心胆俱裂。耳畔模糊了他们调侃的内容,眼睁睁地看着江文函离去,心随着关门声一颤,眼眸移动,视线微调,投向欣儿的身上,却不敢与之对视,目光散涣没有焦距。

  欣儿敛去刚才撒娇的表情,神韵间透着轻怨,深不见底的眼睛里漆黑一片,何夏偷偷望去,正好和欣儿目光相触,对方眼波转动,何夏忙转眼,低头不敢正视,忍了好久,挤出几个字,“你到底是谁?为何附在欣儿身上?”

  何夏终于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倍觉轻松许多,眼睛余光等待着对方的回答。

  欣儿摇头轻叹,失望的表情跃然脸上,吟然幽幽地道,“你还想不起来我是谁吗?”是谁在“奈何桥说过,不管经历几世几劫都会记得我的?欣儿突然泪光连连。

  何夏瞠目结舌,“奈何桥?”你……是鬼,真的是鬼。不知怎的,所有的恐惧居然一瞬间消失了。何夏又问道,“我们上辈子认识?”

  欣儿如晴天霹雳,跌跌撞撞地后退几步,“你已经把我忘了。说完一甩衣袖,消失在何夏眼前。

  何夏第一次看到这种神奇的现象,呆呆地望着欣儿消失的地方,突然一惊,四指塞进嘴里,晕了过去。
(www.eruzhou.com)
 楼主| zyl6898446 发表于 2016-12-14 20:04:16 | 显示全部楼层
  呈现在他眼前的情形是一片荒凉的乱坟岗。目光所到之处全是垃圾,烂纸箱,易拉罐,废报纸,再加上数不胜数的婴儿腐烂的尸体,臭气熏天。难闻的味道使他顿生恶心之感,不禁蹲下身子干呕起来。当他猛然站起的时候,头晕脑涨,像晕车的人颠簸了很远的路程一样,五脏六腑翻江蹈海,胸口中流动的液体不时地往喉间涌动。终于她将胸中的东西吐了出来,仔细看时,是一些黄白相间的液体,散发出刺鼻的臭味。忽然间,感觉自己变成了另一个人,一个文气甚浓的人。

  我这是在哪里啊?看看天空,是阴霾的,望望大地,一眼看不到尽头的废墟,远出,好象有一排蓝砖砌成的居民房,炊烟袅袅……

  江文函朝那排房屋走去,走近时,看见一个男人蹲在屋前拿着奶瓶喝奶粉,他看见江文函时,眼睛一亮,扔掉奶瓶,跑到江文函跟前,抬起畸形的头,一张五官扭曲的脸呈现在江文函前面,江文函被这突如其来的恐怖画面吓得一个趔趄。

  “爹爹”居然是童声,一个大男人居然发出的是童声,江文函不可思议地望着眼前的怪人,战战兢兢,“你,你是什么人?”

  呜呜——,那男人居然哭了起来,嘴里叫着:“爹爹,爹爹……”

  屋里传出母亲的责备声:“哭什么呀,就知道哭,快点进来,外面冷”好熟悉的声音啊。

  那个男人跑进屋里的杀那间,朝江文函做个鬼脸,于是他便情不自禁地跟了进去,一踏进门里,阴冷的气氛扑面而来,一个红袍女子,坦胸露乳正在给刚才那个男人喂奶,那个男人正贪婪地吸着奶水,这是奶水吗?分明是鲜血啊,那个男人嘴角还沾着一丝未干的血迹。

  慢慢地,慢慢地,男人停止吸允,好象是奶水不够,男人拿贪婪的目光看着江文函,“妈妈,我吃。”

  江文函吓得掉头就逃,感觉耳边风声嗖嗖,头发发也向后飘逸着,不知道跑了多久,感觉有气无力,便软瘫在地上,回头看时,差点吓得晕过去,只见后面的路上弯弯曲曲地爬满了碗口般粗的花蛇,吐着长长的红舌头。刚才是怎么过去的啊?想起来不禁心有余悸。

  一阵阵公鸡的鸣叫,使他转过头去,前面更加恐怖的情景呈现眼前:“各种残疾的全身血淋淋的公鸡,在啄着一个半死不活的衣着道士服装的人,那人撕心裂肺地惨叫着,“我错了,我错了,我有罪,不该害死谢老爷!”慢慢地,那个道士身上的每一根器官均被啄烂。

  进退两难,怎么办?夏逍遥慌乱无措,六神无主。突然,那个童声的男人出现在夏逍遥身边,拉住他的手,飘飘而起,飘到空中,越过云层,那男人突然张大嘴巴,露出生锈的尖尖的牙齿,朝江文函咬来,江文函挣扎着,那男人一松手,江文函便从阴霾的空中摔下来。

  那个男人孩童般地活蹦乱跳,拍着巴掌,奶声奶气,“你为什么不来看我,娘说这是给你的惩罚,我按照娘的吩咐要把你关起来,面壁思过”

  江文函疑惑的表情流露着深深的恐惧,“你到底……是……是谁?”

  男人忽然一屁股跌坐下来哇哇大哭,“爹爹把我给忘了,真的把我忘了!”哭着,男人张开牙齿还没张全的嘴,恨恨地吹一口气,江文函被定格在了居民房的墙壁上,口袋里的手机跌落在地。
(www.eruzhou.com)
 楼主| zyl6898446 发表于 2016-12-14 20:04:16 | 显示全部楼层
又一个神秘的夜幕降临了,幽蓝幽蓝的天空中点缀着无数的小星星,活像一张年轻郁闷的脸上因毛孔堵塞而长出的青春豆,而弯如眼睛的月亮,也愤怒地瞪着大地万物,似是发泄着内心的苦楚……

  何夏的公寓里,来了好多公司的同事,隐藏在房间的各个叫落,厨房,卫生间,洗澡间,阳台,甚至床底下,衣柜里。

  白清水在何夏卧室里,把手机郑重其事地交给一脸惊恐,恼怒的何夏,“何小姐,先拿着吧。

  “哼”,何夏夺过手机,狠踩白清水一叫。白清水无声地叫着。

  何夏拿解恨的目光瞅着他,“疼死你,我去化装了!

  不一会,一个满面胡须的人出现在白清水面前,扭扭捏捏的小蛮腰,和彪悍的面孔形成极大的反差,生气地瞪着白清水,“快点隐藏起来”

  白清水窃笑,故意用自己的手机给她拍了一张。

  何夏大恼,“删除,快点给我删除。”

  白清水朝她做个鬼脸,跑掉了,留下何夏一人在卧室里气的直跺脚,恨不得把白清水给碎尸万断。

  何夏躺到床上,打开白清水递给她的那部手机,开机,待机屏幕果然有一段小视频,不过这次视频中的美女没有在洗澡,而是坐在月亮上,双手拖着香腮发呆。看她的模样还真是个惊世骇俗的美女,别说男人见了她痴情,就是女人见了也会产生爱慕之情啊。

  视频中的美女轻叹一声,何夏居然听得清清楚楚,吓得她毛骨悚然,但是又很好奇,心里给自己打气,别害怕,附近还有好多同事在暗中保护着自己呢,怕什么!于是她伸出十指去触摸屏幕,却破“屏”而入,原来手机根本没有屏幕,她的食指一下子触到了视频中美女的脸上,温软细腻的触感传来,天啊,何夏瞠目结舌,分明是一张有血有肉的脸啊。

  视频中美女微微一惊,突然用手捏住了何夏的食指,抬起眼帘,看见一个满脸胡须的男人在注视着自己,眼睛里霍然染上淡淡的绿色,蹙眉竖眼,手指加紧力道,想把伸进来的食指给折断。

  “啊——”何夏发出疼痛的呻吟。

  视频中的美女一脸惊愕,“怎么是女人的声音”她看到的,分明是一张男人的脸啊。于是美女朝这张因疼痛而扭曲的脸轻吹一口气,顿时,这张脸露出真相,美女不禁呆住了,忽然又惊又喜,百感交集,心里隐隐作痛,松开了手指,满眼爱怜地凝视着露出原形状的何夏,“瘦了,变了,莲儿,一千年不见了,你好吗?”

  何夏蓦然涌上一股熟悉亲切之感,怎么会有如此感觉,她也叫我莲儿?难道是以前那个女鬼?但是她又和以前的女鬼有不同之处,以前那个女鬼,带着仇恨邪恶的味道,而她身上却有着纯洁,善良的气质啊。她和她,怎么都叫我莲儿,她和她到底是谁啊?
(www.eruzhou.com)
 楼主| zyl6898446 发表于 2016-12-14 20:04:16 | 显示全部楼层
推荐鱼不乐[爱上鬼新娘]
(www.eruzhou.com)
懒得打字嘛,点击右侧快捷回复 【右侧内容,后台自定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关注0

粉丝1

帖子3

发布主题
  • 资讯·新闻·生活信息
  • 快扫一扫关注我们
  • 关注有好礼,千元礼券任性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