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汝州生活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统计信息
  • members_title:members
  • 发帖总数:192
  • 今日发帖:0
  • 昨日发帖:0
  • 在线会员:1
  • 发布动态:0

[恐怖故事] 【藏地密码】(强力推荐)

[复制链接]
姜自好 发表于 2016-12-14 20:04: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微信登录

x

简介 · · · · · ·   比藏獒更凶狠的动物是什么?通往圣地香格里拉的秘密通道是否就在布达拉宫的下面?苏联专家为什么在新中国成立之初组建一支特殊的专家团前后五次深入西藏?希特勒为什么曾于1938年和1943年两次下令,派他的最佳助手希姆莱亲自组建两只探险队深入西藏?  公元838年,吐蕃末代赞普朗达玛登位,随即宣布禁佛,开始了西藏历史上最彻底,最血腥的一段灭佛史。在那次灭佛运动中,僧侣们提前将大量经典和圣物埋藏起来,随后将其秘密转移至一个隐秘的地方,他们在那里修建了神庙,称为帕巴拉-仁博切-达lai神庙。随着时光流失,战火不断,那座隐藏着无尽佛家珍宝的神庙彻底消失于历史尘埃之中,人们似乎早已遗忘了它……  一千多年后的一天,藏獒专家卓木强突然收到一个陌生人送来的信封,信封里装着两张照片,照片上惊现的远古神兽,促使卓木强及导师世界犬类学专家方新教授亲身远赴西藏。他们在调查过程中震惊地发现,照片上的动物竟然和帕巴拉神庙有关……  不久之后,一支由特种兵、考古学家、生物学家、密修高手等各色人物组成的神秘科考队,悄悄从西藏出发,开始了一场穿越全球生死禁地的探险之旅,他们要追寻藏地千年隐秘历史的真相……  西藏,到底向我们隐瞒了什么?!那是一个西藏已经开放为全世界的旅游胜地却依旧守口如瓶的秘密。作者简介 · · · · · ·   何马,生于四川,在西藏生活了十年。喜欢探险,曾一人独自穿越可可西里腹地、西双版纳原始森林。2005年开始写作《藏地密码》,2008年发表后立即引起两岸三地上百家出版商争夺版权,成为当下最炙手可热的藏地作家。《藏地密码》版税目前已超过百万。
(www.eruzhou.com)

精彩评论3

 楼主| 姜自好 发表于 2016-12-14 20:04:1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回 女孩的秘密 上

  张立此时也被德仁老爷的言语吸引过去,这才知道,原来藏传佛教经历了一个极其黑暗的时代。而方新则暗自点头,他虽听说过有关四十二代藏王灭佛的故事和他身世的由来,但是尚不知德仁老爷说出的完整的牛转世灭佛的故事。

  德仁老爷继续道:“我们藏佛便由朗达玛之故,分为前弘期和后弘期。前弘期藏佛没有教派之分,只有佛本之争。也是由于灭佛而后传承不同,如今的藏佛教才分出这几多支端。”德仁老爷看看众人焦急的眼光,微微一笑道,“不用着急,现在我便向你们说说这四方庙的事。先得从四方庙建庙说起啊。大法王松赞干布为开民智,求佛于泽,分派使者向当时佛学最盛的印度、尼泊尔、大唐三国求佛,并请和亲以示友好。最后尼泊尔的尺尊公主和唐朝的文成公主先后进藏,印度愣迦阑公主由于路途遥远,行至半道而病逝,但送行的队伍依然抵藏,三位公主带来了大量的佛学经典、盛籍和与教义有关的一切的法器仪盘,更为重要的是,当时佛唯一的三尊等身金像,也都随着公主们进藏。由于愣迦阑公主的仙逝,佛二十五岁等身金像随即回印,但佛八岁和十二岁的等身金像都留在藏区。供奉它们的便是后来的大、小昭寺。”

  张立像想起什么一样,插嘴道:“啊,我想起来了,对了,我还去大昭寺看过金像。”

  德仁老爷轻轻摇头道:“那是后来的僧侣们为倡佛学而重塑的,据古籍经纶记载,佛祖的等身金像是真金实体,当年进藏,仅八岁等身金像,便需动用牛十八头。实不相瞒,那真身金像,早已迷失在浩瀚的尘世当中了。你们可以想象,与这般贵重的等身金像同时进藏的,哪一样物件会是凡物,在当时便已是藏区最圣洁、最高贵的法物了。除了大、小昭寺,再修四座寺庙,才放得下供奉佛祖的物品。而朗达玛灭佛时,也知道这些寺庙非同寻常寺庙可比,里面的珍宝不计其数,幸亏庙里的寺僧提早得到消息,等到朗达玛率兵来时,庙里的供奉品早已被转移到别处,深埋在岩层之下,那便是有名的岩藏。寺里的僧侣死也不肯说出那批圣物的埋藏地点,朗达玛一怒之下,放火烧了四方圣庙!”

  “啊!”连方新教授的嘴都张成了圆形,“被……被烧了!那现在……”

  德仁老爷肃穆地点头道:“不错,现在你们所看到的寺庙,都是后来重葺的。据菩提经记载,当时唯一留传下的佛教,一是岩藏还俗的宁玛古教徒;一是玛、夭、藏三人逃往康区及拉钦传略。甘巴强塘的玛•释迦牟尼、罗卓的夭•格苇迥乃、甲棋的藏•绕赛等人修行于吉祥曲沃日山。后来,三人佯装乞丐,用一匹骡子驮载戒律经郑逃往异域他乡,后弘期的开始与这三人有极大的关系。而宁玛古教徒学习三人的法子,一路佯装乞丐,用瘦骡将数量巨大的供奉品分次少数地转移,将岩藏与圣地边缘的佛品转移到更为安全的地方。”

  “在,在哪里呢?”方新教授有些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见德仁老爷稍有停顿,马上问道。

  德仁老爷摇头道:“经书上并未详细记载,只说那是一个看不到东天的太阳升起,也看不到西天的太阳落下,但终年都沐浴在阳光照耀中的地方。一群灵魂永远忠诚的信徒守护着那个地方。”

  方新教授表情非常沮丧,他本想听到德仁老爷说出那个呼之欲出的结果,就在那个戈巴族人守护的地方,在这个小村子更西的无人区内,结果德仁老爷只给了这么一个不能算答案的答案。德仁老爷这时又说道:“不过,我怀疑,戈巴族的人所守护的就是那批经文和法器。”方新教授的情绪立刻又激动起来,张立也不自觉地在手心里攥出了汗。

  就在方、张二人情绪随德仁老爷的讲述上下起伏时,卓木强只呆呆地坐着,不为所动,因为他的父亲并未提及紫麒麟的任何线索,除了紫麒麟,他对别的事并无多大兴趣。他也根本不知道,他父亲所说的这番话,对藏史和整个佛学界意味着什么,那将带来海啸般的冲击!

  方新教授又追问了一些关于藏佛史的细节和关于四方庙的蛛丝马迹,德仁老爷一一用经文上的内容作答,有不懂的地方,他会背诵原文,与方新教授一同参考。卓木强做了一次恭敬的听客,他唯一庆幸的就是,父亲似乎也沉浸在那一好似重要的发现当中,而忘了问方新教授他们这次进藏的意图和目的。

  时间很快地过去,老拉巴给三人准备了热气腾腾的酥油茶,并重做了晚餐。强巴的阿妈为两位客人布置了房间,吃过饭以后,方新教授继续在德仁老爷的房间里谈论着,很晚才回来。教授刚踏入院落,就发现强巴也在院落中,低头凝视地面,似乎若有所思。方新教授愕然道:“强巴,你在等我?”

  卓木强这才抬头注意到方新教授,忙问道:“怎么样?我阿爸有没有问什么?”

  方新教授微笑道:“放心,德仁老爷并没有问到我们此行的目的,德仁老爷只和我探讨了一下那些丢失千年的藏经的可能藏身处。拥有他那样的大智慧,已经勘悟凡心的贪、嗔二念了。他只是想让我告诉你,如果你能发现那批丢失的藏经,对国家和藏民族都是莫大的贡献。”

  卓木强喃喃道:“我又不缺钱,那些藏经和紫麒麟又没有什么关系。”

  方新教授一把抓住强巴那宽厚的肩膀,激动地道:“强巴,我的强巴少爷!你似乎还不明白,那疯子所涉及的,不仅仅是一只紫麒麟而已,他可能改变整个藏区的历史,他甚至能改变数千年来佛学的历史。如果一切都如经书上所记载,那么,我们的前路上,将有一座历史文化宝库,它所拥有的价值,不能用金钱来衡量。埃及金字塔、法老墓、玛雅遗迹、希腊神殿,还有,还有……我们将发现的,是与它们跻身同类,甚至超越它们的文明历史痕迹,你知道它的分量了吗?谢谢你,强巴。”

  冷不丁地方新教授说谢谢,卓木强还有些茫然,他惊讶道:“啊?为什么谢谢我?教授?”

  方新笑道:“如果不是你,我还在准备马修利亚论坛的讲稿,是你,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激动和——兴奋!”方新教授表情太激动,就好像那宝库已经被发现了一般。此刻的他们,都不会想到,事情会朝另一个方向发展。

  方新教授激动了好一会儿,然后才冷静下来,一冷静下来,他的思维也恢复了缜密,他扭头问道:“对了,强巴,你有什么事瞒着我吗?”

  卓木强没想到方新教授会这么直接地提出来,结巴道:“什……什么?!”
第十回 女孩的秘密 下

  方新呵呵一笑道:“你是我带出来的学生,你平日的举动都瞒不过我的。今天,我们在寻访那个疯子的时候,当你听到有个女孩子也在打探那疯子的时候,你的举止很反常啊,而后,你一直都神魂不定的。到底发生了什么?强巴,我的孩子,有什么不方便说的吗?”

  卓木强的脸竟然罕见地红了,幸好月光下不易察觉,他嗫嚅道:“教授,我,我有件事没有如实地告诉你。”

  方新教授稍微敛起笑容,道:“什么事?”

  卓木强道:“那个,那个唐明,她,她是女的,叫,叫唐敏。”说完,他就像做错事的小孩子,低下了头,同时回忆起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和唐敏相处的日子。

  四十二岁的卓木强,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他太强势了,妻子与他同处时时时感觉到压力,一种无形的压力。他那高大魁梧的身体,那如钢似铁的严峻面孔,那雷厉风行的办事作风,无处不给身边的人施加着压力。他手下的员工曾这样小声议论过:“如果和卓总同在一个办公室里,能让你紧张得喘不过气来。”

  自从妻子带着女儿远离他之后,卓木强更是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工作当中,连他自己都认为自己可能就这样奋斗一生的时候,唐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一个清纯的小女生,娇滴滴地站在安德烈医院门口。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就感觉她像一个需要人去保护的小公主,卓木强没有想到,自己的情感会为她掀起波澜,为一个只比自己女儿大三岁的小姑娘。在美国的一个多月时间里,他无法压抑自己,开始和唐敏频频接触,越接触越发现,这个圣洁的小公主,真的需要自己去呵护。她的冰雪聪明,她的古灵精怪,她的开朗活泼,给卓木强那枯燥的生活带来了无穷的乐趣,卓木强说不出,他对唐敏的那种感觉,究竟是像父亲对待女儿,还是情人间的依偎,又或许二者皆有,但是他已经十分肯定,他离不开唐敏,就如唐敏离不开他。他们的相遇,就仿佛亿万星年前的两滴雨水,经过浩瀚太空的遨游,终于再次溶解在一起,彼此溶为一体,不可能再被分开。他对唐敏的激情一发不可收拾,甚至爱得超过他自己的思索能力,以至于在第一次见到方新教授时,他需要隐瞒唐敏的性别。因为他突然觉得,这位老教授精神矍铄,而且学富五车,更重要的是,他知道方新教授是独居!

  方新教授中年丧偶,没有再婚,他儿子在加拿大攻博。卓木强在开口的那一瞬间,把方新教授假想成了自己的情敌,为一个荒诞不经的理由,而撒了一个小谎。

  而在蒙河街头,当路人说起小姑娘时,卓木强马上反应过来,唐敏来了,她也在找那疯子的下落,他如何能不惊慌。临行前,卓木强是连哄带骗,又是吓唬又是威逼,就是不许唐敏进藏,他知道,唐敏哥哥走过的那条路,不是简单得用危险两字就可以形容的,这次寻访的线路,说不定需要用生命作赌注,他怎么能让自己的心肝宝贝风餐露宿,忍受非人的折磨。他都已经买好一份巨额保险,受益人是唐敏。这次唐敏的出现,完全打乱了卓木强的阵脚。

  方新教授听完卓木强检讨似的回答后,重新展开笑容道:“呵呵,厉害啊,把老师假想成了情敌。我一个糟老头子了,魅力还能有那么大?”

  卓木强憨厚地答道:“老师的智慧使得老师永远年轻。”

  方新笑道:“好了,是不是那个小姑娘还没有定论,你不用太紧张。早些睡吧,明天,我们还要去蒙河拜访那疯子一次,他一定还能给我们提供更多有用的信息。啊,说不定,明天呀,你就能见到你的梦中情人呢,哈——”方新教授看着卓木强轻松地回房,面色却渐渐沉了下来,心中暗道:“强巴,要是那个小姑娘不是你的情人,那才让人担心呢。”

  第二天,卓木强起了大早,向父母做过礼拜之后,饭都顾不上吃,抓了几块糌粑奶渣,就让张立驱车去蒙河。

  车上,除了张立,其余两人都怀着忐忑的心情,为了不同的目的,他们都希望尽快地赶到蒙河。刚到蒙河,就碰到那天给他们指路的那位老乡,张立摇下车窗,打了个招呼,那位老乡在回复时却让三人大吃一惊,他说道:“啊,是你们啊。你们又来找那疯子吗?我还以为今天早上是你们把那人接走了呢!”

  “什么?!被接走了?!”卓木强大声问道。

  那位老乡道:“是啊,是开车来接走的。”

  方新问道:“什么时候被接走的?他们是什么人?开的什么车?”

  老乡道:“早上七点左右,我也没看清楚,我只看到好几个人架着个人上车走了,背影有些像那个疯子,后来一直就没看到那疯子了。他们的车和你们这车有些像,我还以为是你们呢。”

  张立马上道:“我们去看看,看屋子里还有什么线索留下没有。”
(www.eruzhou.com)
 楼主| 姜自好 发表于 2016-12-14 20:04:1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五回 争论 上

  

  唐敏紧紧贴着卓木强的胸口,抽吸道:“嗯。嗯嗯。嗯嗯嗯……”就像受了莫大委屈的小猫,她好半天才说出完整的词句,她说道,“哥哥的病情没有好转,我请了专业的护理人员。”

  卓木强道:“那为什么不好好照看你哥哥?”

  唐敏一听又哭了,答道:“都是因为你。你……你这个……这个大坏蛋。手机也打不通,我都快急死了!”

  卓木强安慰道:“我说过了嘛,我们那里其实并没有信号覆盖。好啦,看你,都瘦了。你看你哭的,就像阿凡提里那个地主老婆一样。”

  唐敏破涕为笑道:“那你就是那个肥地主,巴依老爷。”

  两人东一句西一句,尽拣那没边的甜蜜情话儿说,早已忘记身处何地。待到卓木强想起还要去接方新教授时,张立觉得汽车轮子都等得瘪了。卓木强一脸歉意地笑道:“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啊,拉巴大叔,你可以先去采购家里需要的物品,什么康珠藏香、神蜡一类的都需要很多吧。”

  拉巴捋着胡子道:“嗯,看来少爷真的没听到啊。刚才拉巴已经对少爷说过了,先去采购东西,少爷并没有回话。喏,都已经装在车上了。”

  “哈,哈。是吗?”卓木强干笑道,“对不起,对不起,我有些走神了。来,我给你们介绍,这位是唐敏姑娘,她是……她是……”

  唐敏不高兴了,嘟着嘴道:“我是他的女朋友。”

  “啊?!”张立眼睛一瞪,原本就睁得很大的眼睛,眼珠子差点鼓出来,拉巴也张大了嘴,那假牙也险些掉出来。卓木强把唐敏扶上车,跟着上车道:“呃,这件事情,我慢慢和你们说。现在先开车去方新教授那里吧,他一定也等得急了。”

  三人开车接到方新教授时,只看教授脚下那一堆烟蒂,就知道他此刻的心情了,卓木强也不知道该如何道歉,只能简单地介绍一下唐敏,便愣着不出声了。

  方新教授冷横着眼,打量了唐敏一番,然后淡淡地道:“你就是唐敏?听强巴提起过你。”

  卓木强心道:“糟了糟了,看来教授把这次迟到的原因迁怒在敏敏身上了。”

  方新教授礼节性地和唐敏握握手,很严肃地笑了一下,然后道:“上车吧,时间晚了,很难赶回古维的。”

  卓木强附和道:“对对。我们先上车。对了,导师,你怎么不和我们一起来拉萨呢?”

  方新教授道:“我本来不想来的,后来突然想起,我有个朋友,对藏文物很有研究,于是想把那两件东西给他瞧瞧,因为EMS都是从拉萨起运的,所以我就直接来了拉萨。”

  “哦。”卓木强道,“那你把那两件东西都寄出去了?”

  方新教授道:“嗯,如果他在家,不用多久就有回信传来的。对了,你们这次的收获如何?”

  卓木强将监狱里的事大致说了一遍。方新教授点头道:“这样看来,那戈巴族人的活动范围确实在喜马拉雅山脉之内,我们的搜寻范围又小些了。等巴桑从监狱出来,我们就出发。”

  拉巴摇头道:“巴桑被判的是十四年,还有好几年呢。”

  卓木强拍拍拉巴的肩头,信心满满地道:“会有办法的。”然后又告诉唐敏一些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并询问唐敏的一些情况。车开到唐敏住的旅店取走皮箱后,又去了卓木强在拉萨的养獒基地。

  得遇唐敏,卓木强心情大好,邀四人一同前往天狮集团总部设在拉萨附近的天狮犬驯养基地。车程两小时左右,一进入驯养基地,卓木强整个人就完全变了。在张立眼中,先前的这位身材魁梧的老总冷漠、少言,就像一潭不见底的湖水;但一进入驯养基地,他就像一个六七岁的小孩,第一次进迪斯尼乐园一样,眼睛里透露着新奇,对周围的一切都友好而亲切。

  驯养基地里有六十多头獒,除了新进新产的獒崽,卓木强能叫出每一头獒的名字,那些平素不爱搭理人的大家伙,也对卓木强表示出真挚的好感。张立感觉出,卓木强真正地是在养獒,而不是在经营獒,这里的每一头獒,都好似他亲自喂养的一般。和獒的感情这么好,怎么舍得把它们卖掉呢?张立这样想着,就问了出来。

  卓木强搂着一头叫“熊熊”的成年獒的颈围,淡淡地道:“我只是经营着公司,饲养和贩卖它们的人都不是我,如果是我亲手操作的话,恐怕一头我也卖不出去。”顿了顿又道,“不过,你该这样想,能给它们找一个温馨的家,让真正喜爱獒的人找到精神的支柱,让世界上更多的人认识和知道这种中华神犬,这对獒和对人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张立心想:“真正喜爱獒的人能有多少?是喜爱钱的人比较多吧?”这话他没有说出口。

  “强巴,你回来啦。怎么不事先通知我一下,我好派人到机场去接你啊。”一位管理层模样的人,急匆匆地从公司大楼里迎了出来,戴一副小方框眼镜,相貌中正,西装革履,年纪在三四十岁之间。

  卓木强微笑着向众人介绍:“这位是我们公司的副总裁,童方正。当年一起打天下的几个元老,现在走的走,散的散,公司里的创始人只剩下我们两个了。方正,这位是方新教授,我的导师,你见过的;这位是唐敏,我的……我的女友,上个月在美国认识的;这位是军区的特警,张立同志;拉巴大叔,你也认识。”

  童方正一一握手,大家很快认识。卓木强带大家在公司大厦里参观了一番,另有专人接待大家,他和童方正去了办公室。在办公室内,卓木强拿出几份文书,对童方正道:“方正,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公司就交给你全权负责了,这是授权书,你将代理行使法人代表职责。”

  童方正是知道卓木强去向的少数公司高管之一,他担忧道:“强巴,这次你要走很久吗?”

  卓木强道:“嗯,现在感觉事情很复杂,如果运气好,可能两三个月就回来了,如果说……”他摇头道,“我拿三年时间来完成这件事,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公司里的大小事务就全靠你了。”

  童方正剑眉一皱,道:“要这么久?要是公司发生了什么大事件——”

  卓木强打断道:“我相信你,你是有能力处理好任何事务的,就等我的好消息吧!好了,又不是头一次了,老规矩,一切照旧。”

  童方正苦笑着摇摇头,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他知道,这位合作伙伴,与其说是个商人,不如说骨子里流着冒险家的血液。强巴经常出没于人烟稀少的荒原地区,时间短则两三个月,长则一年半载,在他出行期间,任何人都联系不上他,而每次公司也会提供独立的活动基金,按照事先规划为卓木强的行程提供全部费用。那一年,卓木强为了一条阿拉斯加雪橇犬在冰原上迷失方向,独自生存了三个月;前年,他帮朋友找一块石头,带着一群人轻装闯进兰卡威原始丛林,结果是马来西亚政府帮忙才把他们带回来。这位骨子里习惯热血沸腾的男人在外风光无限,家里却乱成一团,特别是最近,连老婆都带着女儿跟别人跑了,想起这事,童方正又是一阵摇头。

  安排好公司的工作,卓木强等人回到古维。

第十五回 争论 下

  回到家里,卓木强帮着安顿唐敏,并悄悄地告诉了阿妈他和唐敏的关系,千叮万嘱保密后,去找了他的阿爸。从德仁老爷房间出来,卓木强第一个碰到的是拉巴。此时的卓木强,就像变了个人似的,耷拉着头,一副哀愁的表情,看到拉巴欲言又止,似乎难以启齿。拉巴劝慰道:“不用难受,强巴少爷,老爷有老爷的分寸,巴桑是自己犯了罪,那是他应得的处罚。我知道这件事情原本不能强求。”

  卓木强愣道:“啊,你都知道啦,大叔。”

  拉巴微笑道:“如果是一件小事,老爷早就帮我办了,虽然老爷和监狱长的私交很好,但是人情也是有度的,我们不能让老爷做超出人情之外的事,那样不仅监狱长难堪,也让老爷难堪。”

  卓木强神色黯淡下来,道,“可是,如果没有巴桑领路的话,我们的计划始终是泡影。”

  “不会成为泡影的!”方新教授在身后道,“我和拉巴老哥详谈过了,德仁老爷是断然不会同意你的请求的。但是并不表示巴桑就必须等到刑满释放。我们可以通过正规的法律途径,取保候审,我可以联系在上海的律师朋友,他们在这方面很有经验,只是需要时间和一定的保金而已。”

  卓木强面露喜色,仿佛又看到了希望之光,马上道:“保金没有问题,只是希望他们时间上能尽快!”他别的没有,钱倒是不成什么问题。他的纯种獒犬,要么是野外驯化的,要么是人家看在他父亲的面子上送的,几乎就没花过钱,而卖出去的獒崽,最少也要上万元一只,那是真正无本万利的生意。

  方新教授面色却稍有转变,说道:“不过,强巴,有件事我得问问你。”

  “您说。”

  “你打算怎么安置唐敏?”方新教授很严肃。

  卓木强面露难色,挠头道:“敏敏啊,她,她……她坚持要去——”

  “不可以!”教授严厉地打断道,“听了巴桑的叙述,我想你也该知道了,那个地方大致是什么样的。别说一个姑娘,就连我们这些人去,尚且生死未知,前途未卜,唐敏不是她哥哥唐涛,你看她的身体就知道,她并没有什么野外生存的经历,别说去爬雪山,就是能在这西藏高原过日常生活就已经很不容易了。我今天看见你那种眼神,就知道你是这样想的。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她在途中生病或是发生高原反应,到时候怎么办?在那种环境下,根本不可能把她送往医院或是得到别人的帮助,你能医治好她吗?那不是白白送死吗?”

  卓木强嗫嚅道:“可是……”

  方新教授继续道:“就算她平安无事,那么我问你,她能扛起多少斤的器械?如果我们中有人倒下,她是否能搀扶起来?她的日行进速度能达到多少公里?有没有二十公里?而且,我们这群男人里,增加一名女性队员,在很多地方都有不便。其实,仔细想想就知道了,有她在,不能给我们提供任何帮助,而我们却必须付出十倍的精力去照顾她,如果真带她去了,恐怕我们连入口在哪里还没找到,就已经全部死在那茫茫雪山中了!”

  卓木强从来没看见方新教授这样严厉地说话,一时答不上话来,而且教授的话也确实有道理,可是一想到唐敏那双眼睛,卓木强就怎么也想不出劝唐敏不要去的理由。拉巴道:“教授的话是很对的。少爷,不如就让唐敏姑娘在家里休息吧,这样可以增进夫人和唐姑娘的感情,也可以让你放心。”

  方新教授盯着卓木强道:“如果你觉得不好说,我可以帮你转达。”

  “不必了。”脆脆的声音从里屋传来,唐敏穿着卓木强的貂毛大皮衣出来,裹得就像一个瓷娃娃,嘴翘得老高道,“我都听到了。”

  卓木强使个眼色想让唐敏先回房间,唐敏假装没看见,对方新教授道:“没错,我的身体是比较单薄,背不起,也走不快,但是,教授似乎忘了很重要的一点。”

  方新教授转过身来,问道:“哪一点?”

  唐敏咬住下唇,瞪大了眼睛狡黠地说道:“教授忘了,您也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了。”

  “啊?!你!”方新教授没想到唐敏会拿自己说事。

  唐敏侃侃而谈道:“虽然教授的身体还健朗,但岁月不饶人,身体的状态只会一天不如一天,而我还年轻,我可以接受各种考验,在艰苦的环境中不断地磨炼自己。如果因为小鸟不会飞,就不让它张开翅膀,那它一生都不会飞。只有等它展开翅膀的时候,才知道,它到底是飞鹰还是鸿鹄。而老年人就不同了,年纪大了,容易患骨质疏松症,不能承重,各器官也会因心血管硬化而供血不足,所以老年人不能做重体力活,也不能长距离行走,更别说在高原攀爬了。”

  “你——”方新教授声调都变了。卓木强也提高声调道:“敏敏!怎么说话的!”暗地里却不停打手势、递眼色,让唐敏少说话、快回房。

  方新教授很快平静下来,哼哼一笑道:“我七次入藏,三次参加珠峰科考队,我每天早上晨跑十公里;负重二十公斤,上下八层楼;一年四季,再冷的天也用凉水冲澡;小娃娃,你能做到其中任何一条,我就认为你有去爬雪山的体能。”

  唐敏别过头去,不看方新教授,说道:“反正我认为,只要教授有去的资格,我也就符合随队的条件。怎么说我也还在卫校读过书,再不济,我还能给你们提供医疗帮助。”

  方新教授念头一转,说道:“我们要去的地方,不只是环境艰难,而且很难说有什么不知名的生物,先后有三个人,包括你哥哥在内都疯掉了,可见那种东西是很可怕的,难道你不怕?”

  “不怕!”唐敏回答得清脆响亮,昂起头对望着方新教授,一副巾帼不让须眉的架势,她斩钉截铁道,“我正是要看看,是什么东西,竟然让我哥哥……让我哥哥变成那个样子。”说着,她声音都有些哽咽了。

  方新教授对着这个十几岁、软硬不吃、说哭就哭的小丫头,一时间也一筹莫展。卓木强是早就见识过唐敏的刁钻古怪,知道这是个被宠坏了的公主。这时,听张立在里面说道:“别争了,你们说得都有道理。如果按条件论,恐怕我们这里所有的人,都不符合条件啊。”

  大家朝门口望去,只见张立苦着一张脸从里屋出来,那神情,就和卓木强从德仁老爷房间里出来时一模一样。

  卓木强问道:“怎么啦?那副表情是怎么回事?”

  张立苦笑道:“我刚刚与团部联系过了,并将我们今天从巴桑处得到的情况大致向我们团长说了一下。”

  张立说到这里,撇了撇嘴,一耸肩摊开了双手。方新教授急道:“你们团长怎么说?”

  张立道:“团长说,鉴于情况特殊,他暂不考虑支援我们进山。”

  “啊?!”卓木强和方新教授都叫了起来,没有部队的支持,意味着他们将失去一切特殊供给,包括武器、军用通信频道、卫星定位,以及一切军配,大至装甲车,小至一把匕首,都不会有了。

  张立又补充道:“不过,我们团长说了,他要先和德仁老爷协商一下。”

  卓木强这才忽地松了口气,因为就算是一把匕首,军匕和市面上所卖的相比,也是有天壤之别的,更别提其他物资了。只有唐敏撅嘴道:“哼,有什么了不起,不支持就不支持,我哥哥就从来没用过什么部队里的东西。”

  卓木强道:“市面上卖的物资,大多只是好看,要说到实用,恐怕还是得军需物资。”

  方新教授摇头道:“你哥哥没用过部队里的东西?他只是少用我国产的军需物资罢了。他在世界各地探险,他的哪样装备不是从黑市上淘回来的。他不仅是用了部队的东西,而且是集世界军需精华于一身。根本一点常识都没有,还想跟我们一起去呢,唉……”

  唐敏一听方新教授这样说,更是把嘴快翘上天了,她一跺脚道:“我……我本来不想去的,既然教授这样说,我还非去不可了。哼,告诉你们,我这次来,本来是想告诉你们去那地方的路径的……”
(www.eruzhou.com)
 楼主| 姜自好 发表于 2016-12-14 20:04:16 | 显示全部楼层
做好等着更新

谢谢楼主。
(www.eruzhou.com)
懒得打字嘛,点击右侧快捷回复 【右侧内容,后台自定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关注0

粉丝1

帖子1

发布主题
  • 资讯·新闻·生活信息
  • 快扫一扫关注我们
  • 关注有好礼,千元礼券任性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