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汝州生活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统计信息
  • members_title:members
  • 发帖总数:192
  • 今日发帖:0
  • 昨日发帖:0
  • 在线会员:1
  • 发布动态:0

[恐怖故事] 校园离奇迷案消失的班级:高一零班[连载......]

[复制链接]
happyzk 发表于 2016-12-14 20:04: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微信登录

x
第一部分直到天彻底黑下来的时候,高小媛才开始收拾自己的书包。现在教室里只剩下她一个人,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声音。黑板上那几个“欢迎新生入学”的大字在白亮的日光灯照射下显得有些孤单无助。高小媛走上讲台,拿起黑板擦,准备将那几个大字擦干净。今天是她进入这所高中的第一天,也是认识新同学的第一天,她没有结交任何一个新同学,因为她早就习惯了独来独往。她也不喜欢自己的家,虽然那里有爸爸,有妈妈,可是他们的严肃从小就让小媛心中产生了一种无形的压抑。况且,他们经常出差,从小到大,大部分的时候都是高小媛自己一个人度过,所以家对她来说就像旅馆一样,既然是这样,那么高小媛宁愿在学校待到天黑。第1节:入学通知书(1)  高一零班成员:  女生——彭芝、林娜娜、苏思雨、李碧琦、方曼婷  男生——邓卓凡、朱钰、高启贤、李文彬、邱王子  他们没有父母,没有亲戚朋友,  他们是一群孤儿,  他们都拿到了高一零班的入学通知书,  然后,他们全部离奇失踪了,  没有人找到他们的尸骨,  也没有人知道那个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是……他们的入学通知书又一张张重现人世,  高一零班复活了!  孤独地成长,孤独地活着,然而有一天,这份孤独突然被恐惧打破……  一入学通知书  直到天彻底黑下来的时候,高小媛才开始收拾自己的书包。现在教室里只剩下她一个人,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声音。  黑板上那几个“欢迎新生入学”的大字在白亮的日光灯照射下显得有些孤单无助。高小媛走上讲台,拿起黑板擦,准备将那几个大字擦干净。  今天是她进入这所高中的第一天,也是认识新同学的第一天,她没有结交任何一个新同学,因为她早就习惯了独来独往。  她也不喜欢自己的家,虽然那里有爸爸,有妈妈,可是他们的严肃从小就让小媛心中产生了一种无形的压抑。况且,他们经常出差,从小到大,大部分的时候都是高小媛自己一个人度过,所以家对她来说就像旅馆一样,既然是这样,那么高小媛宁愿在学校待到天黑。  “啪——”靠近讲台的窗户突然用力扇了一下,似乎是有风刮了进来。高小媛拿着黑板擦的手僵在黑板上,微微侧头望向那个方向。  窗外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清楚,似乎什么也没有。高小媛撇了撇嘴,继续将最后两个字擦干净后,掸了掸手转身走到自己的课桌前,拿起书包准备离开。  一页纸缓缓地飘落在高小媛的脚下,她怔了一下,弯腰拾了起来。  是一张入学通知书,上面除了有学校的公章之外,还有高小媛的名字,奇怪的是这张入学通知书上写的不是高小媛现在所在的高一三班,而是“高一零班”。  学校里还有高一零班吗?高小媛从来没听说过,为什么这份通知书上的姓名竟然跟她的一样,这一点更让小媛感到奇怪。突然,教室里的灯管闪  了几下,还没等高小媛反应过来,就熄灭了。  “吱——”  在黑暗中,高小媛听到教室门开了,紧接着她听到了轻微的脚步声,更看到了一个模糊的白色身影站在门口。  “是……谁?”高小媛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整个身子紧张地贴在黑板上。  那个白影缓缓地往教室里走,动作机械得像个僵尸。  高小媛的呼吸加快,她吓得缩到讲台底下,透过讲台的缝隙望向教室的地板。
(www.eruzhou.com)

精彩评论2

 楼主| happyzk 发表于 2016-12-14 20:04:1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1节:她是她,他是谁?(1)


  八她是她,他是谁?

  脚步声很轻,似乎是怕惊动别人。

  “有人吗?”听到这个声音,高小媛和许安对望了一眼却没有出声。

  脚步声再次响起,似乎快要走到舞台前:“夏老师,你就在这里好好安息吧,不管这里有没有鬼,都希望你们安静下来,过去的事情就过去吧,我们都应该忘记一年前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高小媛突然听出了这个声音是谁,在她第一天入学的时候她就听到过这个声音,那是这个学校的女校长。高小媛快速地爬到洞口,从里面探出了头:“陈校长!”

  正要离开的陈校长听到这声叫唤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回过头。

  高小媛快速从洞里爬出来:“陈校长!”

  “你……”陈校长非常意外,有些惊慌地看着高小媛。

  “我是高一三班的新生。”

  “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想知道一年前那个夜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不应该在这里,这里马上要封起来,你以后别再来了!”

  “陈校长,你一定知道当年的一些事情,夏老师是不是也知道,所以她死了。她为什么要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校长沉默了,她无力地坐在离自己最近的座位上,眼泪顺着她的面颊流了下来:“夏老师并不是故意的。”

  高小媛静静地听着。

  “那天晚上,音乐厅突然停电,夏老师找来蜡烛本来是为了给孩子们照明的,没想到却发生了那场大火。”

  “可是这里不像是被火烧过的样子。”

  “火很快就被扑灭了,可是他们……”陈校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他们的尸体找不到,有可能已经化为灰烬了。夏老师这一年一直内疚,没想到最终她还是选择了自杀。”

  “可是我们刚找到彭芝的尸体,她的身上没有被焚烧的痕迹!”

  “你们?你和谁?尸体在哪?”

  “在这里……”高小媛跪在地板上将头探向洞内,却发现许安和彭芝的尸体都不见了。

  “这地板怎么有洞,那里面有什么吗?”

  高小媛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是一场梦吗?为什么彭芝和许安会同时消失……

  高小媛拉开了书桌的抽屉,从里面取出了那个相框。玻璃虽然碎了,但相框中的照片还在,彭芝的笑容依然灿烂,其他同学的相貌依然模糊。高小媛扫视着这张照片,突然她的目光停在了其中一个人的面孔上。
(www.eruzhou.com)
 楼主| happyzk 发表于 2016-12-14 20:04:1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21节:锈刀、鞋带(1)


  七锈刀、鞋带

  高小媛的身子还在瑟瑟发抖,她正紧缩在陈校长的怀中,眼睛恐惧地看着面前的那具尸体。

  尸体的胸前插着一把生锈的水果刀,而她的手中似乎还握着一根看起来像鞋带一样的东西。她脸上的肉已经腐烂外翻,看起来非常恶心,根本看不出她生前的模样。

  警察来了,带走了尸体,封锁了现场,音乐厅再一次成了众人议论的焦点。而当警察赶到的时候,陈校长和高小媛也终于知道那悦耳的歌声是从什么地方发出来的。

  原来尸体的喉咙处被塞了一个小型的MP3,声音正是从MP3中发出来的。

  是谁制造了这场恶作剧?又是谁把那具尸体放在那里的?而那具尸体又是谁?

  难道是……

  不知道为什么,高小媛突然想起了日记本上写的那句话。

  我喜欢你清晨骑着自行车唱着悦耳的歌穿梭在学校,那时的你是世间最美丽的天使。

  苏思雨!!!会是她吗?

  高小媛家中只有她一个人,父母都出差了,只留下她一个人独自在家,她感到了莫大的恐惧与无助。虽然从小都是这样,但是每当她独自在家的时候,她还是会感到难过悲伤,希望能寻找到那种温暖的感觉,希望能像其他的孩子一样幸福地生活,可是她生命的大部分时间却是在孤独中活着。她缩着身子裹着被子靠在床头,眼睛静静地盯着那个日记本。

  今晚,她没有写日记,因为她根本不知道写些什么。今天白天发生的事情已经让她感到莫大的恐惧,她根本无法拿稳笔将那件事情记录下来。

  当年的那个夜晚一定是个恐怖的夜晚,虽然高小媛不知道那天夜里高一零班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她永远也忘不了今天白天所发生的情景。那具胸前插着水果刀的尸体让她几乎晕过去,如果不是有陈校长在,她根本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疯掉。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几个小时,可是高小媛仍然无法从恐惧的阴影中走出来。她知道那具尸体一定是苏思雨,她的尸体也藏在音乐厅里,就像彭芝的一样。可是她们的尸体都没有烧焦的痕迹,似乎她们的死都跟火没有关系。那么当年那个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有……邱王子的尸体在哪?

  高小媛很不愿意看到他的尸体,可是她却不得不面对他已死的事实。

  苏思雨死了,她和邱王子应该是对恋人,可这对恋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电话亭中的呼救到底是现在,还是当年?

  高小媛感觉自己的思路越来越乱,她的心中充满了伤痛,她无力地闭上眼睛,头枕在床头。

  如果那具尸体是苏思雨,她生前是那么漂亮的女生,可死后却被变成了一堆烂肉,这不得不让人惋惜痛心。而且高小媛虽然不认识苏思雨,但她感觉得到苏思雨对邱王子的依赖,更感觉得到邱王子对苏思雨的迷恋。看来他们真的是一对恋人,可惜恋人已死。而自己……一滴眼泪滑过高小媛的面颊,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哭。

  就在这个时候,客厅里传来了电话铃声。

  高小媛紧闭着双眼,根本没有接电话的意思。

  电话铃停了,但紧接着又响起来。

  高小媛微微睁开双眼,抹去眼中的泪水,无精打采地走出自己的卧室去接听那个电话。

  “我是陈校长。”

  高小媛先是一怔,随即轻轻地问道:“陈校长您这么晚给我打电话有事吗?”

  “小媛,你父母不在吗?”

  一听到父母,高小媛不禁苦笑:“他们都出差了,现在家里只有我一个人。”

  “就你自己在啊。”陈校长似乎有些犹豫。

  “陈校长,您有什么事情就对我说吧。”高小媛听出来陈校长似乎有话要说。

  “警察局今天给我来电话了,我觉得有些事情还是告诉你比较好……”陈校长说得有些犹豫。

  高小媛心里一紧:“是什么事情?”

  “那具尸体是……”陈校长似乎在措辞。

  “是苏思雨对吗?”高小媛倒显得很镇定。

  “你怎么知道?”陈校长显然感到很意外。

  “您说吧,我没关系的。”

  “好吧,我就直接说吧。警察告诉我苏思雨不是死于火灾,她是被人谋杀的,她胸前插着的那把水果刀就是凶器。”
(www.eruzhou.com)
懒得打字嘛,点击右侧快捷回复 【右侧内容,后台自定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关注0

粉丝1

帖子2

发布主题
  • 资讯·新闻·生活信息
  • 快扫一扫关注我们
  • 关注有好礼,千元礼券任性送